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業界新聞 > 正文

除了電影和玩具,無人機還在改變著哪些生意?

作者:崔綺雯 賴江錕 高宇馨 來源:好奇心日報 日期:2015-5-23 10:30:12 人氣:249 加入收藏 評論:0 標簽:

未來的天空將“滿是相機和傳感器”


  “無人機就像是智能手機,只是會飛。”這是前《連線》雜志主編、《創客》一書作者克里斯·安德森上周末在創客市集(Maker Faire)上的演講。


  安德森這樣看待無人機的未來發展趨勢:會使用跟智能手機一樣的芯片,跟智能手機保持一樣的迭代速度。今天,無人機已經在大量使用與手機相同的處理器和Wi-Fi無線網絡新品。甚至安德森創辦的無人機公司3DRobotics最近拿到的5000萬美元投資也來自高通——為蘋果、三星、小米等智能手機廠商提供通訊芯片的巨頭。


  十年前,無人機不是造價千萬的戰爭工具,便是只能充作玩具的“航模”。今天,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,處理器和傳感器成本的降低,擁有相當性能的無人機也已經只要四五位數的成本。并且在可預見的未來,成本還會進一步降低。


  伴隨無人機成本的降低和性能的提升,它們的使用場景也大大擴充,視頻拍攝、農業生產、體育訓練、安防……無人機已經影響了不止一個行業。


  綜藝節目和電影拍攝讓無人機真正紅了


  “它一直跟著我們。”林志穎的兒子Kimi在《爸爸去哪兒》中指著航拍的無人機說道。


  這個2013年國內最熱的綜藝節目選址在人煙罕至自然風光之地,而無人機高空拍攝讓畫面更加震撼。當時,劇組用大疆筋斗云系列無人機搭配禪思Z15-5D云臺,然后將專業單反相機掛了上去,呈現出高空視角。節目播出后,和《爸爸去哪兒》一起炒紅的,是節目中使用的大疆無人機。




  而制作視頻拍攝無人機,正是國內無人機廠商大疆快速增長原因。創辦于2006年的大疆,成立三年之后業績增長80倍。到2014年年底,大疆的營收已經達到30億人民幣,2015年的預計還會翻倍,公司估值達到100億美元。根據路透社統計數據,在批準使用無人機的129家美國公司當中,有61家使用的是來自大疆的產品,比例達到了47%。


  大疆飛行拍攝總監Eric Cheng去年曾到冰島的火山附近拍攝了一條紀錄片,讓人們看到難以接近卻又從未近距離觀賞過的火山熔巖活躍之景。這段紀錄片隨即被美國的ABC電視臺的新聞節目“早安美國”轉播,還被在《連線》在內的媒體進一步轉載。


  無人機得到視頻制作者的認可,主要原因在于它拓展了視頻拍攝的視野。無人機的尺寸較小,除了可以到人類所不能到達的危險,狹窄或高空之處,還能夠讓目前航拍的成本降低不少。在無人機拍攝普及之前,航拍需要租用昂貴的直升飛機。“人們真的會讓無人機飛到世界的盡頭然后拍攝漂亮的畫面,而且并不會畫很多的錢,我的意思是,誰曾經想過這事情能成真?”Randy Scott Slavin,紐約無人機電影節的創始人早前在接受《連線》采訪的時候說到,這個電影節最近才舉辦了第一屆,Randy Scott Slavin希望借此讓更多人知道無人機攝影的魅力。


  其實目前已經有多部好萊塢電影用到了無人機,例如《007:大破天幕殺機》開場時邦德騎摩托車飛馳在土耳其民宅房頂、《華爾街之狼》中的別墅派對、以及《霍比特人》中的許多鏡頭都來自無人機拍攝。電影《阿凡達》的導演卡梅隆也是無人機拍攝的支持者。


  無人機送貨,最早的生意機會,也是尷尬的開始


  關于無人機和商業機會,第一個進入人們視野的是貨運。


  早在2013年年底,亞馬遜公司的CEO貝佐斯在接受電視采訪時就公布了無人機送貨計劃“Amazon Prime Air”的存在。雖然僅限于2.26公斤以下的小貨物,但30分鐘從倉庫到家門的速度,無論對消費者和想提升運輸效率的亞馬遜公司都很有吸引力。


  在亞馬遜無人機送貨計劃宣布之后的不到一年,DHL就做了全球第一單無人機送貨的案例——地點是德國只有2000人的尤伊斯特小島,用無人機運送緊急藥品。后來我們看到不少無人機配送產品的嘗試,2014年8月,Google也公布了已經測試兩年的無人機送緊急藥品計劃Project Wing,稱心臟病藥品的配送時間可壓縮在3分鐘之內。


  《好奇心日報》在今年年初也嘗試了國內第一單無人機送貨活動,盡管它噱頭的成分更多。2月3日,淘寶與圓通速遞及寧波“壽全齋”通過無人機送貨進行了一次聯合推廣。由于圓通無人機送貨時依然需要當面簽收,我們可以腦補一個快遞員騎車在無人機后面晃悠的畫面。今年3月23日,順豐也開始在珠三角偏遠山區和農村地區測試無人機快遞,現在每天有500架無人機在深圳和惠州偏遠地區投放貨物。


  送貨是無人機目前討論最多的應用場景,但事實上這種方式受到了諸多限制。亞馬遜的無人機送貨計劃在宣布后就被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(FAA)叫停,直到今年才獲得室外飛行測試許可。Google為了測試無人機送貨,只能跑到澳洲。而在國內,像北京這樣的城市五環之內禁飛,無人機只要識別到五環內的地址,還無法開得動。


  不過即使開得動,無人機送貨也處在尷尬境地:貨物低空飛行可能會有被偷或者意外墜落的可能,而且,快遞還是要快遞員跟在后面和收方確認簽收,如果在普通的城市里面,這樣的運送模式根本沒有改善人力配置。而偏遠山區的送貨?也許首要解決的問題是大部分無人機不超過30分鐘的續航。


  多機位、多角度的體育比賽直播


  在視頻拍攝之外,視頻直播也是無人機一個熱門的應用領域。


  2014年索契冬奧會的滑板和高臺速降的比賽就是使用無人機直播。這種比賽節奏快,也具有一定觀賞性,無人機拍攝也能更好地為比賽本身增色。




  美國電視臺Fox Sports曾在今年3月的一場摩托車障礙賽中使用了無人機直播。該電視臺的COO Eric Shanks對無人機直播的反饋非常正面,“我們肯定不會只將無人機直播用在摩托車比賽中,但用新的獨特的視角,以及多個無人機機位同時拍攝一個快速激烈的摩托車比賽,是一個很好的開始。我們對于這次直播學到的東西感到很激動,我會嘗試更多。”


  無人機還能做到傳統高架和直升飛機拍攝無法做到的事情。例如,可以在體育場上空進行航拍、場邊高架能夠拍出低空視野但高度有限,即使體育場頂棚間可以通過繩索架上攝像機那有怎樣?這些地方無人機都能去。而除此以外,無人機幾乎能去到體育場任何地方。


  也許唯一的疑問就在于安全性。但只要是一名富有經驗的操作人員來控制,無人機的風險可以控制在可承受范圍內。


  無人機成為多人競技體育訓練的新視野


  不僅是體育比賽直播,無人機的應用甚至滲透到體育隊伍訓練當中。


  美國一所以培養運動員著名的高中Jackson Academy從2014年使用了大疆無人機進行橄欖球訓練拍攝。在訓練中,無人機掛載運動相機在空中從各種角度進行拍攝,所有隊員的運動情況都收錄在內,以便給教練們提供一個完整的視角,主教練DavidSykes認為無人機是“很好的教學工具”。類似的例子還有田納西大學和俄勒岡州大學的橄欖球隊,他們均在訓練中使用無人機拍攝錄像,以供隊伍研究球員的隊形和身體狀態。


  無人機優化體育訓練已經漸漸成為趨勢。有了無人機的高空全景視野,體育運動員能夠真正看到那些優秀運動員在整個球隊中如何跑位、時機的把握。這是其他產品不能做到的——直升飛機對于普通學校來說太貴也太大,而普通的拍攝三腳架也難以做到高空視野。




  有趣的是,除了收集自己隊伍的訓練數據,無人機還曾被用作手機對手的訓練數據。在去年12月,英國足球俱樂部曼聯在訓練的時候還發現了有人利用無人機“偷窺”球隊的戰術訓練。最后曼聯的主教練范加爾不得不加派保安在附近巡邏。


  農業生產新助手


  拉一臺無人機在農田里飛來飛去,很難不引來一群人圍觀。在中國,農業長期以來是機械智能程度最差的產業,無人機這樣新的科技產品,連農民自己都覺得和農田不搭。但是這是一個被認為有千億美元級別的市場。


  在國外地廣人稀勞動力匱乏的地方,已經有人利用無人機來代替人的角色去放牧,相比人而言無人機的“視力”顯然更好,而且不怕跋山涉水和早起。視力帶來的另一個優勢是,無人機可以利用特殊紅外的攝像頭,在空中掠過的時候,開始計算腳下農田的病蟲害程度。因為蟲子密集的地方會發射一個特殊的波頻,航拍一張照片就可以知道哪里有蟲災。


  在中國農業無人機還有一個特別的優勢,它足夠靈活,能夠輕易地在中國支離破碎的小塊農田上為張家打藥,而不影響到李家育苗。同時,在城市里面對各種各樣的禁飛區域,在農田里無人機是相對“自由”的。


  “再簡單的無人機操作,農民不一定會動,他也確實不用懂。”無人機公司極飛的CEO彭斌在今年4月的農業展覽會上接受《好奇心日報》采訪時說。




  極飛是國內最早的無人機公司之一,2012年時從航拍轉型農業,為農業無人機研發了整套系統。


  實際上,讓人來操作無人機,是一件非常低效率、不穩定的事情。多數農業無人機的飛行航線是提前計算好的,即使是技術人員也只是去做布置系統這件事。一套能夠播撒農藥的系統,包括一個地面氣象站,一個地址測繪桿,一個用平板電腦改裝的操作平臺,以及一臺配有農藥噴頭的無人機和它的若干塊電池。


  農業無人機更多是一個公司對公司的生意。對于極飛來說,在新疆采用直營的方式,向生產建設兵團銷售年度套餐,每年提供10次打藥服務,是一個已經被證明有效的商業模式。


  無人機操作系統也是一門生意


  圍繞無人機的商業機會,除了制造無人機本身,還有降低生產開發成本的“無人機操作系統”。它就像為是無人機安裝的大腦,帶有基礎的控制功能,而在它的基礎上,開發者可以降低基礎操控功能的開發成本,為無人機開發更多的新功能。


  美國初創公司Airware就開發了一個無人機的操作系統Aerial Information Platform(AIP),這套系統包括一個火柴盒大小的機載大腦Flight Core、地面指揮軟件系統Ground Control Station、云服務Airware Cloud。有了這個套裝,你可以讓多架無人機同時按照預先設定的路線走,精確控制它們的飛行,還可以再此基礎上開發更加復雜的指令。




  克里斯·安德森創辦的公司3D Robotics也推出過類似的無人機APM自動飛行系統,需要安裝249美元的硬件配合軟件,飛機就可以實現追蹤地理位置數據,自動飛行無需控制等功能,最近,他們還推出了讓無人機應用編寫更加簡易的DroneKit接口,讓軟件開發者可以為無人機寫移動終端的控制程序。


  “我們要做無人機中的Android”克里斯·安德森這樣解釋到,據他所說,目前Kickstarter上的無人機,80%都是使用的3D Robotics的開放代碼。


  無人機駕校


  美國的消費電子協會估算,全球民用無人機預計將會售出40萬架,市場規模將達到1.3億美元。當無人機銷量增長,相應的無人機的“駕駛者”也會越來越多,各個品牌無人機的操控方式也各不相同,學習有一定門檻。因此也有人做起了培訓無人機駕駛者的學校。


  澳大利亞已經有相關課程推出了。例如VictorianUASTRAINING無人機訓練課程,不僅需要學習理論知識,還要學習操控技巧、以及如何操作機載相機等配件,學習方式就像是學車,一對一,需要跟教練考試通過才能拿到“駕照”——一個從事無人機商業用途的駕駛許可證。


  更靈活的民用安防領域


  安防領域也許是你很少想到的無人機商用場景。


  去年,在美國YsletaI SD高中進行的一場普通橄欖球比賽中,盤旋校園上空的無人機就負責著監控校園歡迎安全的任務。比起建設校園安保系統,在無人機上投入的4000美元還是讓學校感到很值。


  該校副校長DeLa Torre表示:“這無人機很棒。我們把它用于安全監控的目的。除此以外,我們還能用它拍攝高空視頻、測量環境指標(溫度、風速等)。如果有來校游玩的小朋友走丟了,無人機可以幫上忙。如果有學生翹課逃跑,無人機也能抓到。”


  帶有高清攝像頭的無人機,就像一個可以飛的閉路電視。


  一個會飛的能拍照的寵物


  消費型無人機已經是個相對年輕的概念,寵物無人機則是其中最近2年才形成的市場。


  讓無人機作為機器寵物幾乎是一個完美的選擇。它可以在任何場景下陪在你身邊,爬山、沖浪、滑雪都不是問題。它在實時跟隨的同時,還能頭戴一個GoPro運動相機從高空中拍攝視頻或者相片,視角是無敵的。


  大概在一周前,這臺Lily無人機紅遍社交網絡。看了它的功能,你會發現自拍桿弱爆了。盡管這些功能仍然是實驗狀態,有消息稱實測并不靠譜,還是可以向你展示一下這個早期市場的想象力。


  在官方視頻中,Lily還展示了防水(或者水水中起飛)的功能。它被拋入一個小溪中,之后在水中彈起,重新進入飛行狀態。


  這款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兩名學計算機實驗室的學生設計的Lily無人機,和今年年初在CES美國消費者電子展上發布的Airdog(第一張圖)和Hexo+一樣,都還處在實驗室轉向市場的階段。


  不過伴隨無人機的普及,商業化與政策監管的沖突也愈加明顯。在美國,亞馬遜與美國航空管制局FAA的沖突屢屢登上頭條。而在國內,無人機的使用則處于更早期的階段。目前還沒有正式的無人機規范出臺,在一線城市如北京,無人機還在五環內禁飛。


  克里斯·安德森所期待的“滿是相機和傳感器”的天空,依然面臨著企業、消費者還有監管部門的挑戰。


本文網址:http://xueye-ciaf.com/html/yjnews/114.html
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更多>>網友評論
發表評論
日升月恒送彩金